我一直苦苦的尋找著年少時期的那群夥伴們,那群陪著我度過青春年少的夥伴們,從十一二歲陪我度過了整個童年的朋友們。找了很久很久,由於平時我會老家的時間太短了,想要細細的去打聽是來不及的,我從沒想過還有一天能見到這些小夥伴們,畢竟我們都快有二十年沒有見過麵,就算是當麵走在我麵前,我都未必能認得出。可是昨天我竟然通過一個同學找到了很多以前的小夥伴們,一起陪我瘋,陪我哭、陪我鬧的那群人竟然都找到了。當時我無法形容我內心的那種激動。我感覺仿佛又回到了那個夏天,那個剛進新校區,一切都是那麽新穎,那麽的吸引著人。就是從哪個地方,開始了我三年的初中生涯,在哪三年裏,真的是酸甜苦辣都經歷過了。也許在當時會覺得毫無回味,可是時隔那麽多年想起來,發現那段記憶在我的腦海裏原來是那麽的深刻,雖然過了那麽久,每當拾起那段舊時光,我都會激動的無法言喻。

記憶尤新的片段就屬剛從小學進入中學,一切都是陌生的,一切都是新奇的,分好班後,開始了認識新同學,那時候我們班有七十幾個同學,天南海北的都有,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,大家都互相介紹著對方,然後慢慢的熟悉著彼此。那時候還比較流行的就是一排男生一排女生然後再一排男生,我們前排有三個男生,後排有三個男生,這一年裏我們都要和平相處度過。我還記得那時候我們都還不熟悉,每天都是客客氣氣的上課下課,誰也不會先跟誰講話的,平時都是三個女生互相說著小秘密,談天說地的互相嬉戲打鬧。慢慢隨著時間的拉長,我們都慢慢的熟悉起來了。前排男生和後排男生跟我們也慢慢的熟悉起來了,這時候變得熱鬧起來了。每次下課後,我們這八個人就跟瘋了一般,打牌,聊鬼故事,說誰談戀愛了,然後再給彼此起個錯號什麽的。每天都開心的像要飛起來一般。不管你在家裏有多麽的不開心,隻要回到學校就什麽都忘記了,你每天都在期盼著,期盼著能見到他們,就算是過周末,有時候 他們也會騎著自行車到我家來找我,個別提暑假和寒假了。

一個小插曲我想要敘述一下,那就是在一年級上半學期,我們有期中考試,我好巧不巧了考了第一名,也是通過這一個第一名,很多人認識了我,七十幾個同學,平時除了我們這九個人我熟悉的很,其他同學基本上都是不怎麽接觸的。更別提認識了,就是平時見麵大聲招呼罷了,可是我這一考成名了,很多同學都記得我,就連很多科目的老師都記得我了,那時候走哪都有人叫我名字,那段時間真是春風得意啊,可是我那時候隻在乎我這前後兩排還有我這倆閨女,其他的人我才不在乎呢。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跟他們在一起,跟他們在一起的時間總覺得 特別的快,好像才剛開始下課,就到了上課時間。彼此每天見麵還是會有很多聊不完的話題。可是就是在那個夜自習一切都發生了變化。那時候的教師是有很多玻璃窗的,中間的同學是不用靠近玻璃窗的,左右兩邊的同學是靠近玻璃窗的,我在的位置就是靠近玻璃窗的位置,在第四排的位置,哪天晚上,外麵風挺大的,北方的天氣,冬天是很冷的,如果窗戶關不緊的話風刮得像鬼哭一樣,我平時靠近窗戶,晚上上自習我都會把書夾在玻璃上麵,一方麵可以擋住外麵的東西看到裏麵,另一方麵也是當那鬼哭狼嚎的風。那天自習沒有老師盯著,就是個自復習,我就偷偷地把鬼故事書拿出來在那偷偷地看,突然我聽到有人敲玻璃的聲音,我打開一條縫,是李文峰的在後麵,他突然抓住我的手,當時嚇我一跳,我問他幹嘛?他隻是笑,也不回答,然後就在窗戶外麵唱起了歌。那時候還小,根本不懂到底是什麽意思,因為那時候他唱歌還是很好聽的,而且是音樂委員,人長得也不算太醜。我旁邊的那個女生好像就有點喜歡他。所以平時我們沒少開他倆的玩笑,他平時都是笑笑,從不解釋什麽。

這隻是個開始吧,寒假期間他找過我好幾次,不過都是有好幾個人,有我的兩個女同學,還有後麵兩個男同學,我們就會騎自行車去大堤上去比賽看誰騎得快,那時候我個自很低,自行車又很大,我都不太會騎。每次他們過來,我基本上都是坐在他後麵,他帶著我。然後帶著我跟他們比賽,每次都是我們輸。然後騎累啦,大家不管不顧的就把自行車放到路邊,大家就躺在大堤下麵的荒草上麵,大堤是防護堤,就是以前我們那邊會發大水,就建造了一個很長的防護堤,平時堤上會種很多那種拉也拉不斷,而且生長的特別快的草,然後一到冬天這種草變黃後,就會把整個防護堤給鋪上了一層黃毯。那時候的天雖然冷,但是在大家的心裏都是暖暖的,他總是喜歡靠著我躺著,我也很喜歡躺著他肚子上,然後看著遠處被我們甩很遠的村莊,然後我們在嬉鬧中走著回家,那時候他總是喜歡拉著我的手,一個手掌握著方向,一個手拉著我手,那時候什麽都不懂,隻知道很好玩,他的手很暖,我的手一到冬天就沒有暖過,我特別喜歡溫暖的感覺。寒假總是在我們的玩鬧中度過。然後進入了二年級,二年級後,我發現班裏有很多男生女生談起了戀愛,因為我有替別人傳過情書,那時候還是比較流行寫情書的,然後偷偷地夾在那個喜歡的女生書本裏。那時候覺得特別的好玩,也特別希望有人給我寫情書,夾在我的書本裏。可是盼望了整個二年級也沒有受到過情書,我一度懷疑我是長得不好看嗎?怎麽沒人看上我呢。後來證明不是我不好看,而是我身邊有一個他在。他的動作太明顯了,大家都知道那是什麽意思,隻有我自己不知道,還以為那就是普通朋友間的關係。

在二年級下半學期的時候,我們進行了調換座位,我們這三排的人都調換了,我跟兩個女生並沒有分開,他們前排和後排的男生,可能是由於個自長高了吧,被分派到了最後兩排。這樣我們的距離變得很遠了,平時就算想要嬉鬧也變得不可能了,下半學期的課程也變得很緊張,也沒有了一年級的那種輕鬆,平時除了寫作業就是做題,那天晚自習我還是跟往常一樣寫作業,我旁邊的兩個女同學出去玩了,這時候他突然坐在了我的位置,就那麽近的挨著我,然後又一次拉著我的手抓的緊緊的。那樣麵帶微笑的看著我。當時我非常的不好意思,想要抽出來,但又抽不出來,就這樣被他握在手中,心裏說不上什麽感覺,除了緊張還是緊張。

後來二年級升三年級的時候,我們班就剩了不到四十個同學,然後他也轉學了,我前排那個男生一直給我寫情書的男生也轉學了,突然之間玩的好的幾個同學轉學的轉學,走的走。突然冷清了起來,其實大家都知道,這一別也許這一輩子都不一定能見得到,三年級的時光匆匆又匆匆,在快要畢業的時候我竟然見到了李文峰,那個喜歡拉我手的男孩子,他長得很高,我應該隻到他下巴的位置,那進入我們教室的那一刻,我的心再狂跳中,欣喜又害怕,在這一年裏我收到過別的班級男生寫的情書,但是我一直都沒有在意過,我不知道我在等什麽,隻到看到他,我才漸漸明白,原來這三年裏,我一直在等那個陪伴我度過嬉鬧的十二三歲時光。雖然我不懂的那時什麽,但是我內心是歡喜見到他的,也許那時候不是什麽喜歡和愛,隻是單純的還記得那時候他陪著我瘋,陪著我鬧,給我太多美好的時光的記憶吧,在我的內心裏,一直忘不掉我們幾個在一起的點點滴滴。

那時我最後一次見他,他還是跟往常一樣,來到我旁邊,就那樣當著很多人的麵拉著我的手,就那樣笑著。也許在他內心深處,我也是他的一個萌動玩伴吧,畢業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過,時間過了快有二十年了,我讀了高中大學,然後畢業工作, 這期間我一直想要找回初中的那些小夥伴們,可是那個地方我一年都不回去一次,一次也就一個禮拜左右,想要找回談何容易。隻能抱著那種回憶幻想著罷了。

這次能夠找到他們,我還是很開心的,那段被我塵封的記憶又被一層層打開,昨天那個男同學對我說,“怎麽不記得呢,上學那會你總是掐我,老疼了。聽著他說的這一句話,我發現原來我們大家都還記得那段往事,都沒有忘記。雖然我還是沒有聯係上他,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是會聯係上的。不知道他過的好嗎?

初中的那些同學也許是太久沒有聯係過了,過的生活有的很不太好,有的還可以,從他們的 談吐中可以感覺到,我們的談話有了代溝,沒有了共同的話題了。可是那段時光我們誰都沒有忘,這就夠了,人都在改變,都在成長,這就是所謂的相見不如懷念!我仍珍惜!!!!!!

 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duanwenxue.com/article/46292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