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來是想等待一場雪的到來,幻想著晶瑩的雪精靈飄舞而至,沒想到傍晚卻等來了一場淋淋漓漓的冬雨,它如夢如幻地飄灑而來,仿佛要要將這江北飄灑成江南的纏綿迷離。一場雨在臘月裏下成一首抽象的眼紋詩歌,在這詩歌裏飄起一場雪的光芒。老天以一場雨代替一場雪,給臘月的大地押上潮濕的韻腳。
這不期而至的冬雨夾雜著少許飄逸的雪花漫舞在寂靜寒冷的夜空,昏暗的路燈映著晶瑩如絲的細雨,她斜斜地連接著天和地,淅淅瀝瀝地敲打著路旁的樹枝,風呼呼地滑過樹的枝頭,宛如一曲哀傷的音樂,讓我真實地感受到了冬天的存在。冬雨在寒風中搖曳,四周茫茫一片籠罩在霧汽之中若隱若現,就像是蒙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,給人一種朦朧的美感。或許是前幾天的霧霾天氣,讓溫度回升到零上,才促成今天這場冬雨的蒞臨。不去問是啥來由,只願心中的喜悅隨著雨的音律起伏跳躍。
萬籟俱靜,一塵不染的esthederm 好用雨夜,窗外的雨絲和著夜的節拍不用聆聽雨聲就穿窗越牆而入,冬雨的真切,冬雨的纏綿,呼喚著我從睡夢中醒來。“沙沙沙沙”的雨聲縈繞耳畔,消了點點兒睡意。冬天的雨沒有了春日裏的嬌貴,也沒有了夏日裏的張狂,更沒有了秋日裏的浪漫,只是悄無聲息地飄渺著,夢幻般迷蒙,似飄逸的詩,纏綿的曲……沒有震耳欲聾的雷聲相伴,沒有瞬間炸裂的閃電作陪,這場雨悠然地邁進深冬的地界,為寂寥肅殺的季節帶來了活力與浪漫。冬雨飛揚,冷風漫舞,淒風冷雨飄搖夜未央。
我的思緒猶如窗外的樹葉泛起濕濕的浮光,漫過心坎,溢出天門。終按捺不住冬雨的撩撥,我輾轉反側,側耳,傾聽,滿窗外都是沙沙沙的雨聲,如窸窸窣窣的腳步,輕叩著... 聆聽雨肆無忌憚地敲擊著冬,我飄曳在這茫茫的夜雨裏,聆聽雨V臉的心語,感受雨的情懷……掀動窗簾,外面的世界漆黑而凝重;難得就這樣專心諦聽,自我陶醉,透過濛濛的時空,一種孤獨的情感油然而生,思緒隨著雨聲飛飛揚揚,絲絲縷縷,和著冬雨,伴著冬夜的冷風飄向遠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