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著飄渺的文字,滴落著辛酸的眼淚,過著苦澀的日子,說著活著是一件幸福的事,卻用飄渺的文字將傷口舔滌。在人前仿佛幸福無比,卻比不了海市蜃樓的幻影顯示。活,終究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,也,毫無意義的活著。雨,沒完沒了的下著,潮濕的心,更加潮濕。想念時光深處的家,那清淺時光裏有著母愛……
重陽節那天,下了多日雨的天,止住了淚,露出了笑臉。陽光溫暖的灑在身上,天藍雲悠。菊花傲霜而綻,茱萸結滿了小小的紅色的果。又是一年重陽節。回不去,沒了老屋,沒了父母,沒了根的土壤。心、一半空落,一半憂傷、一半思念、一半疼痛、一半絕望、一半木然。五味雜陳,無法言語。一切都將掩埋在時間的灰燼中,除了思念,天恩難忘。敬一杯酒,祭。
天高,月瘦,夜靜,風涼。時間在指尖悄然流淌,我把自己捧在手心上。虔誠祝福自己餘生安康,微笑在臉上蕩漾。聽一首歌,養一顆心。
拉開窗,探出頭,俯望著樓下鄰家小院裏那荷缸裏的那一株睡蓮,依然倔強的在秋日柔美溫馨的月光下;在醉人柔和的夜風裏孤寂、落寞的悄然的靜開靜合;固執空落的在光影中孤傲的搖逸,搖碎了一缸的柔美月色;搖碎了一缸的微創手術甜美馨夢…………
白露,似年輕女子的名字,清美冷豔矜貴清雅,纖塵不染。如蓮,宛在水中央。白露,冷豔又魅惑,似千年的狐媚,令人恍惚。有一種,一駐足、一回首、一凝眸、一相逢、一眼萬年。一轉身、一抬手、一揮袖、一別天涯,千秋萬載的感覺。似乎、相逢別離只在朝暮間。誰將白露凝成霜,誰將情絲織成網。誰將世事炎涼熬成一碗滋補的可口鮮美的湯。
雨一直在下,雨、下的空氣很沉悶,人也跟著莫名的沉悶、心也隨之沉悶。放一曲音樂、與文字說說話,心、悠然間,在音樂的旋律中悄然沉醉。於是,世界靜美,心,悠然愜意。文字養心,文字慰心。文字如友,淺相逢、淡相遇。
而寒露的一場小雨,纖柔裏透著一絲寒涼卻裹著幾分酥潤。小雨潤物細無聲,暖意心中生。十月的陽光依舊溫暖,穿過寒露的細雨盡情釋放著它的熱情,讓人依戀。夏花燦爛,秋葉靜美。十月金秋,演繹著生命的厚重,呈現著生命的美麗。詮釋著一種人生的大氣,穩重與豁達。十月金秋,別有一番風韻。品味,沉醉。暖融融的陽光,暖融融的心,暖融融收回價的自己。雖然陽光偶露,卻依舊透出溫暖。輕擁一縷陽光,溫暖前行。祛除心裏的一縷厭煩,使心多出一份敞亮的空間,容納生活中那些美好的事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