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,若一杯清茶,含春之芳菲,夏之絢爛,又有秋之香橙。
紫薇花開,秋意漸濃。深綠叢中,花色各異,有紫紅、藍紫、火紅或淡白。杜牧雲:曉迎秋露一枝新,不占園中最上春。我如牧之,於閒適之時,亦喜在紫薇的馨香裏思秋。
有時見成對的蝶兒在花間飛舞,時而藏匿於葉下,時而hifu拉提又給花蕊一個深情的吻觸,那時,我亦想化作一只彩蝶,歇息花間,聆聽秋的心扉,輕吻秋天的素顏。
秋,若一幅靜美的畫,隨處天藍藍,風柔柔。一年之中,最喜秋天的幽靜。秋水,清澈明淨,宛如流雲。秋風,如拂塵,彈塵去垢,讓秋心潔淨如一首聖潔的詩。
偶爾靜坐潭邊,藍天白雲以及那淡黃山巒的倒影,仿佛鑲嵌在水中的畫。紅蜻蜓飛來,尾巴輕點,刹那畫面搖搖晃晃。潭中小魚不時躍出水面,潭面漣漪不絕,那起伏的細紋,若秋天的線譜,蕩漾著秋之禪心,秋之小調。
我與小魚,還有那點水的紅蜻蜓,只如一個優美的音符,靜靜地掛在秋的線譜上……微風吹來,清涼醉人,耳邊秋葉婆娑不止。
那時,我若置身於佛殿上,佛光如流水,秋之禪從心坎流過。我亦如飄渺在雲霧之中,無邊秋意從肌膚上輕輕滑過,感覺秋韻如歌,如詩。
淺秋的夜,山朦朧,月朦朧,思念亦朦朧。夜色深處,棲鳥雙宿,蛐蛐蟈蟈匍匐在黑暗裏不停地灣仔髮型屋鳴叫,叫聲淡了月色,涼了秋水。
夜露漸起,蟲兒在路燈下跳舞,小溪在月色裏歌唱,芭蕉在風中竊竊私語,情到深時,淚濕了“衣裳”。今夜,流螢無語,不知此刻螢兒又在思念誰?
世間情,唯有相思最纏綿。我想,相思,是一杯醉人的酒,相思,是青絲裏那許許白髮,寧負韶華,也不負君。那時,我亦想把思念化成一雙會飛的翅膀,輕輕地越過高山,跨過草地,去擁抱故鄉那葉落的白楊樹。
秋,淡然幽雅,又深藏韻味。用秋之閒適,釀一壺老窖,細細品味寧靜的醇香,心如一朵清雅的蓮花,散發著蓮的清香,蓮的禪理。
品秋之靜,可修心養性,亦可淡泊名利。其實,靜,是一杯養心的酒;靜,是心靈最佳的棲息之地。靜,又如禪,空空的,卻擁有一切。種一腔靜在心裏,讓人看之愈遠,思之愈深。
當秋葉日漸枯黃,秋更顯秀逸,我欣賞秋不在意繁華落盡的灑脫與俗世冷熱的筆觸。白雲飄來,幾許淡然,幾許悠閒。路邊秋菊,暗香沉浮,引來蜜蜂留戀花蕊裏的愛情。
山谷深處,群鳥和鳴,一陣一陣,如苗笛,如山歌,如高山流水。微風拂過,落葉悄悄地飄離枝頭,如圓寂的迪士尼美語評價高僧,對塵世的悲歡擾攘,已然無動於衷,那一抹淡黃,只留給生命一個巨大的感嘆號。
歸根,是葉今生的夙願,落葉用枯黃的軀體,為靈魂歌唱,為根寫一首養育的詩。秋葉,知恩,知愛,且有一顆感恩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