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我想為青春煮一壺酒,敬遠方昨日的你們,慰昔日跳動的光陰,鋪今天的來時路。
最近重遇了些十來年沒見過的老同學,方才發現,有時,時光就像鏡頭裏的那一瞬間。在那一刻之後,就沒有了之後,留下的是無限的綿長,在所有的綿長裏又能譜寫出很多的故事,只是這所有的故事裏,往往我們都來不及驚覺便已悄無聲息按揭的結束了,回首之時已不知是多久之後的今天。
在與所有人的相遇裏,時而驚訝於他們的成長與今天,時而靜觀她們的生活,時而又默默的想為他們惋惜。忽然就發現其實昨日也無法百分百決定了你的今天。最近在朋友圈看見的一句話,很適用於形容此刻:歲月於年齡,是一把殺豬刀;歲月於修養,是一杯女兒紅。
與我而言,青春裏住了一個不喜歡的自己,而最令我歡喜的是——安靜表像之下的叛逆。不管是我自己還是我身邊的他們,都不會允許我光明正大的去做個叛逆的孩子。所以我的叛逆總是無聲無色卻又無所不在的,它成了那青春裏最好的調色盤。所以我能在好孩子中僥倖的刀光劍影,也會在壞孩子堆中隱隱的作惡。或許正因如此,人生之於我很大程度就是出於好玩。
這世界本沒有好壞之分,棲息於兩面的角度,會讓人懂得很多,也會很好的理解事物。有時候,青春之於人生,就像一場遊行,誰也說不准,哪一方內在潛能能走多遠,勝敗也沒有概定的結局,且行且珍惜。
偶爾在街頭的拐角處,聽到一首熟悉的歌聲,就會不自覺的想起那麼一段歲月,那麼一兩個人,要麼放慢腳步,要麼尋一處地方坐下來聽完這一首歌,要麼來不及緬懷就得腳步匆匆。十年的時光,足矣,改變很多東西,唯有記憶深處涉取的那一絲芬芳在久久回腸。
對於青春,一直不會刻意的去尋找,也不會刻意的去銘記。因為有些東西一旦被翻出來、被整理過,不久之後便代表了將要被遺忘。有些人相見不如懷念,如此不相見便可不相忘。
有人為我的人生惋惜過,她說,我應該要更好,飛的更高更遠。可是我自己卻覺得正是因為我的這一份不完整,才讓我找到自己。如果說我的青春裏住了一個不喜歡的自己,那正是因為這個不喜歡的自己,然後才成了此刻的我。總有一天你的林二汶 軟肋會成為你的盔甲的,對吧?
最讓我高興的是,那時我陪他一起作惡的小夥伴,在今天看見他成了最好的他,儘管偶爾有點小煩惱,然而那也不過是幸福中的一點愁怨而已。真的沒什麼比此刻更感動,他做了最好他,我追著更好的自己,這對於那時的我們就像一種恩賜。
聽,窗外飄來了一陣陣歌聲,正是那時校園裏廣播著的那首熟悉的《紅塵戀歌》,此時的我不再緬懷,因為我們都找到了更好的自己,也在做著那個自己喜歡的自己。嘴角微微一笑,足矣傾城。
我想為歲月埋下一壺酒,在時光的長河裏醞釀成一杯醇香的女兒紅,處處充斥著幸福綿長的味道,今生不負歲月,不負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