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過時光的雨夜,路過緣淺的琉璃。目睹那場寒雪為花的流年,終以時光為落。靜靜地散在相遇的離秋,深雨江南的季節。總是在流年中守候,落下的仿佛不再是雨。而是那場燈火中的情深一往,花開花落,漫漫紅塵。閱過的風景,只是早已不見當年的痕跡。留戀的花開總有凋謝的時候,那些生命中記住的迪士尼美語 價格人。那些歲月中走散的客,一路花開看得緣淺,修得自在。所有的季節,像生命的規律一樣。留在時光的光陰中,靜靜穿梭在綻放的紛飛中。歲月的旅途,莫過經歷所有的黑夜。淋過一場雪月的大雨,守候一場冰凍的雪花。
時光清淺暮然回首,回憶的時光終是有些旅途的風景。即使曾經刻苦銘心,即使曾經在美麗,待一場花雨之後。最終消失在。那場無人問起的煙火裏,幾許年華似水。幾許朝朝暮暮只,幾許落日的期盼。幾許灰灰洇滅塵一世,不問惜日的流年淺客。輕拒時光為雨,落花為雪走遍世界的黑夜,回首時光那些或多或少,募然的指尖離去。仿佛如從未擁有過,就看盡了滄海桑田。人間的冷暖就如天空紛飛的雪花一般,飄在落紅的枝頭。迎風而惜卻無人問起,冷冷的天空冰凍的世界。淒涼的時光,將一顆雪花的心,在一次融化到冰點。寒冬的季節如刀割一般,將所有的染指流年,丟在了那片荒涼的冰地。從此無人煙火,
離別的雪花,過往的心涼。像清風一般隨緣遠去,在離後的流年裏。有些時光終究要靜待雨過,而有些花開始終會。輕輕漫過歲月的屋簷,去一個叫做靜好的天空裏。時光花過,那些青春散場的畫面。那些曾經離別過的憂傷,那些曾經坐在一起的歡笑。如今仿若隔世,竟成了一段美麗的永別。花落遠去生命中,總有一部分人會走散,也總有一些人在時光的流年裏。留下一段又一段的故事,然後風雨一路前進。最後消失人海雲煙無息,生命中的旅途。註定是一場離別的,那些不合適一起行的人。即使湊合行走在一起,日復一日年復一年。無論年華幾許,不合適的人終究會轉身離去,或許這就是緣分的規律!
若花遠為雪,相遇隨天涯。珍惜過的人,別離過的事。都如塵世憂傷一般,寫在淚始買賣黃金的邊緣。問花如雪,你曾看過我冰凍的世界。我曾路過你春天般的天空,淚眼問花花不語,亂紅飛過千秋去。一言難盡紅塵緣,紅塵中。千古絕唱的輪回,苦苦相守的絕戀。慢慢細雨的落花,最後化為了黃昏。落在思念的天際,以為落花的故事。以為珍惜過的人,不管時光如何天荒地老。還是海枯石爛,都會在彼岸的時光裏。留下深深的餘溫,然而人生很多事。流過青春的後來,竟是那麼的淒涼。寫完的塵世總有悲傷的結局,多想如一條河流一樣。靜靜的穿梭在這片大地上,任風雨陽光從我身上照過。任五彩繽紛的彩虹,穿越河流。
有些人,終要告別在風景裏,有些路,始終要走完。無論天有多黑,夜有多涼人有多冷。始終要走到最後,因為很多路。如果不去把它走完,它終究會埋在故事裏。成為永恆的定格 ,有些人。終究要說再見,因為沒有緣分。無論曾經有多麼留戀。無論曾經有多麼深愛,也只是彈指一間。風花雨過,有些回憶。隨著年華的逝去,終會在時光中散場,而那些曾經留戀過的痕跡。也會隨著落過的花雨,隨知帶走不留絲毫痕跡。有些黑夜,終究會陪伴我們。走過沉澱的雨花,到達靜水的海岸。陪伴我們一段新的旅程,不管這段旅程是花是落。我們都應該願景村人生課程笑著往前走,不再纏綿的黑夜。不在憂傷的天空裏,獨賞那一圓的牡丹亭花。
一直期待,今生看一場花落花開。那該是一場怎樣的情深,或許如歲月花開那樣。選擇一個安靜的地方,面朝大海。便一切春暖花開,期待花開後的時光。像雨簾一樣清澈,像流年一樣沉澱。像人生一樣海納百川,然而時光花落。一些被隱藏在流年裏的清音。像流水一般灑落在這片黃昏的天空,時光的流沙走過。終究要把一些事情交給時間,終究要把一些遺忘交給歲月。歲月沉澱的越深,心中存疑的那一片海就更清澈。人生的旅途也就更花開,看過的大海。像迷失的森林一般,那麼浩瀚零流。很多時候像自己的青春一樣,有時候波濤洶湧。有時候風平浪靜,有時候衝動有嘉。有時候不堪回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