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個人的生命中,都會有一些朋友,他們來了又去,去了卻不來。因為時間,因為新的生活,所謂的友誼逐漸淡去。當我們心情憤懣時,才會發現,我們的生命裏,缺失了一種溫暖,一種來自於朋友的溫暖。
我們從不曾正視自己,因為那些簡單的瑣碎,我們開始多疑,開始勾心鬥角,而原有那些單純的美麗華領隊友誼漸漸出現裂痕。於是,彼此之間出現隔閡,久而久之,慢慢疏遠,友誼也名存實亡。就這樣,一段友誼結束,同時,我們的內心被俗世玷污,進而,我們不僅要失去朋友,還要失去自己。
我是一個生性孤僻的人,在內心深處,對酒肉朋友是不屑一顧的。又因愛好單一,頗有自視清高之意,因而至今被我內心所承認的朋友也只有一個半。雖說朋友多路好走,可我冷漠的外表下,已經沒有了那種對待朋友的真誠。就算偶爾有一個熟人打來電話,除了心裏有絲絲暖意外,再也感覺不到那種友誼的熾熱感。在我自閉的內心深處,是抗拒任何一個人的,就像一位同事說的那樣,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裏。類似於這樣的評價不在少數。每當聽到這樣的話語時,我是非常抵觸的,不願承認已成事實。都說旁觀者清,到最後,我也發現了自己性格畸形。我想到了改變,可最後才發現,我並不屬於自己,而屬於那些韶華時光。
記得參加一高中同學的生日慶祝時,那位同學向他的大學同學介紹我們,以“同學”二字代替了我心中的“朋友”。從那之後,我才知道有些朋友只是一廂情願,就像戀愛中的單相思,一方的付出,只會得來最後的痛苦。真正的朋友沒有性別之分,沒有自私,沒有利益,沒有鴻溝。有苦相互傾訴,有快樂一起分享,而不是今天你請我吃一頓飯,明天我送一些禮物。這些通過物質來傳遞的友誼只是一種形式,彼此都沒把對方Panasonic冷氣當做朋友,然而卻礙於一個“禮”字,勉強把友誼進行下去。在我看來,這種所謂的友誼,只是現代人對儒家文化的一種新的理解。譬如,工資少的可憐,除去養家糊口,子女上學費用後,腰包裏所剩無幾,但這時恰巧接到朋友的喜帖,本意是不願去,但因關係較近,咬咬牙,勒緊褲腰帶,即使節衣縮食也要把紅包裝的鼓鼓的。如果雙方的友誼情真意切,也不會因為一些錢財而心生芥蒂。
真正的朋友應該勝似兄弟,勝似姐妹,而不是螢幕裏那些叼著一根煙,得意洋洋的忘記了自己是誰的古惑仔?可笑的是,很多人不以為恥,反而依樣畫葫蘆,趾高氣昂的欺負弱小。這樣的威風出的有些醜陋,在我眼裏,他們能和那些出賣祖國的漢奸走狗媲美。所以,交友時一定要謹慎,朋友,寧缺勿濫。朋友不在於多少,而是側重於是否知心,是否互幫互助?
君子之交淡如水,那些只停留在相互知道對方名字的友誼,只是一種簡單的物質交易。這看起來比失足婦女的買賣更讓人不屑。既然不是朋友,何必做作呢?應該把彼此的身份定位,是同事就同事,是同學就同學,不要因為對方的光鮮,就向人吹噓那些不存在的虛無。這樣做,你所能得到的,只是自卑罷了!這反而讓人更加看不起你,甚至有時,你會因為虛榮而喪失張琛中醫一個好友。只有你真正做回了自己,完全展現在別人面前,別人才會通過愛好習性,定義你留給別人的印象。印象好了,關係也近了,一來二往,愛好再相互交集,話題自然也多了起來。漸漸的,當你發現他是你的另一個自己時,已可初步確定你們友誼的真實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