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左手拾荒擇意

Le 24 novembre 2016, 08:31 dans Humeurs 0

左手拾荒擇意,我看清楚的是那在艱難前行著的身影,卻懂得真心的笑。看著飛翔的鷹,我也會有想要自由的情緒。看著那山岩旁滴滴下落的泉水,我也有那麼一股衝動,即使我會很渺小,但我也想要用自己渺小的身軀潤澤天空下每一寸土地。看著那耀眼的陽光,我卻失掉了那股衝動,因為我做不來太陽,我帶來了的只是絲絲涼意,無法給予溫暖。
 右手舞盡流年,我想像著的是一個沒有憂慮的單車少年。我們承受不了生命之重,太多壓抑,我會迷失了自己,在這片若大的森林裏找不到出口的方向。成熟後,眼淚便成了青春的祭奠品,失掉了那份純真,我該怎樣去演繹我的笑容,怎樣去掩飾我的哭泣。
 我沒有想清楚,那一種心底的傷是一種防備還是故意而為之,就算是偽裝,那是因為不想傷害像自己一樣的那一類人。請記住,我就算是偽裝,也是善意的。傷口不想讓別人看見,或是成為了笑柄,或是被這個世界污濁的空氣所氧化,最終潰爛。我只能言語無法言說的痛。所以,覺得假的人,請你輕輕離開,不要用言語來誹謗我已經疲憊的青春,因為你的話根本不能夠代表什麼,那只是你被無情現實刺痛後,無法反抗,一種懦弱的表現罷了。放言誹謗他人的人,只是在現實的生活之中找不到平衡的支點,我能理解你。我不去爭辯,不去反抗,並不是因為我懦弱,懼怕什麼,大聲地說,在下長這麼大,真正怕過的還沒有幾人,所以不要去做無謂的猜想。但我想要說的是,請記住一句話,任何事情對於一個人都是有忍耐的限度的,不要試探我的極限,因為受傷的終會是你自己。如果可以理解我的,當然我會非常開心。那麼請你走在我的近旁,因為孤單的日子裏,總會有一個人熬不過來的時候,我需要你的理解和支持。拾取荒年,那一片寫著記憶的葉子,我笑了,曾經也為了那些外在的一切執著、糾纏,讓自己繞不過回憶的圈子裏。一塊錢就算再好的裝飾,它也只能是一塊錢的價值。只是那些浮華的人兒,會覺得那太美麗,會為之瘋狂,生活這張潔白的紙能經得起我們修改,但是人生往往不會容忍那些因自己無知而為之的過失。只執著於表面的光鮮,你擁有的永遠只是一個空殼子,經不起任何的風吹雨打。 
站在這個點上,向前望去,突然聞到了一股失去已久的芳香,那是風起時的愉悅,風落時的釋然。我從那些眼光之中讀出了輕視,瞧不起。但是我仍然相信我的近旁有期待,有希望的目光。他們的目光在一次次見證著我的成長,他們的笑容是我不懈追求的目標。16歲前的我,會做那些天真幼稚的事,看不清這浮華的人世,幹著一些親者痛仇者快的事。16歲的我,將本著沉默的聲音彈唱出人生第一首輕音樂。
在這之前,總是不管什麼都留有這樣或是哪樣的遺憾,那是我青春最好的見證。翻過這座山峰,我要繼續書寫不一樣的自己,那是年輕的生命在詮釋自己的意義,是一個對自己光榮的承諾。有多少分的承諾便意味著多少分的努力。看得清楚別人,未必懂得自己,很多事情都是這樣。我該學會以過去為鑒,將過去記憶裏那些泛起的浪花重新拾起,再次將他們演繹,我便會聽到一曲悅耳的旋律。我知道,那便是我想要的。
    向左走,我回不到過去,既然是過去,我又何苦執著。過去的榮耀、光輝,沉淪、失敗,都已是曾經,那些都已經不再是我的了,放不開過去的人,在現在的舞臺上,只能夠做失敗者。我明白了,過去只不過是現在生活的一個瓶頸,只要能夠有打破它的勇氣,未來會更加美好。過去了,就不再屬於我了,它只能活在記憶裏。而我們卻不一樣……

獨腳難行,孤掌難鳴

Le 21 novembre 2016, 05:35 dans Humeurs 0

一滴水飄不起紙片,大海上能航行輪船和軍艦;一棵孤樹不頂用,一片樹林擋狂風
‘鷸蚌相爭漁翁得利’鷸要啄蚌的肉反被蚌夾住。它們互不相讓,爭鋒相對,各自心懷鬼胎,給了漁夫可趁之機,將它們雙雙抓住。鷸與蚌都只為謀求各自的利益,相互競爭,你不讓我我不讓你。更可笑的是在最後一刻,它們還是因為爭紅了眼都不願退一步。一味競爭不能實現利益最大化,甚至造成兩敗俱傷。如果他們換一種想法,相互信任合作,共同抵禦外敵,它們就可能救對方和自己一命,免於被人擒獲的失敗局面。 
看到鱷魚,人們常感到懼怕,但卻有一種鳥能輕易接近它,甚至“囂張”地在鱷魚張開的血盆大口中跳來跳去。這鳥兒不怕死嗎?不,因為它們是一對親密的合作夥伴。這種鳥使鱷魚的專屬衛生員,能隨時待命。在鱷魚飽食後,這種鳥能到鱷魚口中幫它剔除牙縫中的肉末,防止細菌、寄生蟲的寄生,而在替別人打掃衛生的同時,它自己也能填飽肚皮。作為回饋,鱷魚會盡職地保護小鳥不受傷害。自然中,這種現象稱為“共生”,相同的還有小丑魚和海葵、沙漠中的蠍子與蜈蚣……都是一對對黃金搭檔。它們這樣的生活習性,不外乎是合作與競爭的玩味體現。生活在同一個生態圈,它們有著共用、有限的生存資源,所以是競爭者;但它們能取子之長補吾之短,相互合作,贏取更多的資源、空間,共創雙贏局面。 
春天給了鮮花一扇門,於是,在鮮花的爭奇鬥豔中,也填補了自己寂寞的空白;黑夜給了星星一扇門,於是,在星光的閃爍眨眼中,也融化了自己的冰清和肅穆;清泉給了魚兒一扇門,於是,在魚兒的愜意遊弋中,也增添了自己的生機和情趣……常留一扇門,常存一片心,'雙贏'不是問題。 
  單絲不成線,獨木不成林,獨腳難行,孤掌難鳴,一個人能力再強,本事再大,也是單槍匹馬。

不怨香氣太薄

Le 11 novembre 2016, 05:50 dans Humeurs 0

李碧華說:一切事物之美好在於“沒時間變壞”。那就不要等圖窮匕見。在尚未窺得它的質地頹壞之前,小心封存一切。
愛上路邊老木從容,愛上燈下夜風婆娑,其實我不甚Pretty Renew雅蘭愛本質之物,坦白來說是我一直對本質失察。我素來疏於應付迎面之外的事物,有時候我會無端懷念一些人,不知所起,名曰想念,但是我從不深究。有些事知根知底,難逃庸人自擾。因此要學會尊重心事。比如路過寫滿燦爛花事的花壇,對著往來路人心間多有明媚,卻不懂得如何開口。
恕我不惜美好,其實離開比挽留更雲淡風輕。懂得回頭的人,想必心中在窮追不捨,希企挽留什麼註定要失去的,卷不走的是肝腸留戀,望不盡的是人心蒼老。
凡是獨一無二的,皆與深情交好。儘管我明瞭每一段相逢,都是獨一無二,願我也在心中顛僕深情。這世間何來似曾相識,唯有簡單的戀舊而已。我固執地愛從新交身上打量著舊人的影子,初見的刹那,彷如陰差陽錯中與舊時人面重逢,總有那般迭迭的錯覺。似乎我在世十幾年就識盡了世間所有相遇的nu skin 香港輪廓,撩人、深刻。
練習過一個人,常常在不自覺的沉默中驚於風吹草動,最終還是沒能堅持下來。畢竟所有的熱淚都瞞不過世間重重寂寞。我並非熱衷於無所事事,奈何一度覺得自己無能為力,也是自己漫不經心,循循之後,往事開花一乾二淨,忘了曾經多少風涼。
前些日對一張照片念念不忘,尤是當我不經意讀見了裏面的故事。原不過是我的一時閑情,隨手轉發,碎碎附上一句話,止於此而已。一位友人卻用難得勇氣完成了於我看似不可思議的事。他繞過無謂的想像,徑直問了那位攝影師,在我想來徒勞無功之事,不料友人一蹴而就。因此我當時篤篤地欽佩他。我本是無心,友人卻比我還認真。原來我對美好的心嚮往之,不被打擾的真相,在於我怕那石沉大海的失落感,縱然潮水馬不停蹄地刷走前塵,但是痛在沙灘不是沙粒。任憑一個來歷不明的否定,我便花光了積蓄多年的勇氣。歷歷回首時,其實歲月在等一些人慢慢放下矜持,方有披堅執銳面對風捲殘雲的一腔孤勇。
慵懶卑微不知如何把尋常過好。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紛紊瑣碎的節奏,我還是會賭一把,任性乘上一輛公交,坐過頭之後自己慢慢走路回家。錯誤是不甘休的,再不踏第二次錯路便好。可惜人生沒有太多歲月等我坐過美白針站點又循路而回,世事熬不過終點,多是一去不返。
見得風景多了,最觸懷的不過在驚鴻一瞥,餘下的是沿途信手拈來的景致。此後經過的每一條河川都有了比較,但是過目不忘的卻好似一種不朽的心情。深信每一道山河都有自己溫暖的名字,就如葉芝在孤島,為世人種下九行豆角,讀詩的時候會沉思黃昏織滿了紅雀的翅膀的畫面,是紅雀為黃昏染,抑或黃昏惹紅雀.... ..

Voir la suite ≫